【双邪】迟到的七夕贺

带一辆雪禅车
对不起剑雪,对不起封爸

剑雪无名觉得今天似乎有些奇怪。
他仔细想了想,似乎从他一个人从家里往外走后遇到的所有人都是成双成对的。夜市也要比往常热闹了不少,摊前树梢挂着一盏一盏红色的小灯笼,远远的,发出暖融融的光。
为什么呢?
他想。
他并不是在想今天为什么会那么不同,而是在想为什么早上一剑封禅会生气,他对于一剑封禅在看到公孙月塞给他的书册后涨红了脸突然跑出去这种行为完全无法理解,而且一剑封禅还不准他追过去,为什么呢,剑雪无名的心里充满了疑惑,他在疑惑的同时又开始担心,一剑封禅没有吃午饭呢。过了一会他又想,说不定连晚饭也没有吃。
剑雪无名穿过人群,走过街巷,然后踏上了一座石桥。
“一剑封禅!”
剑雪...

【撼夙】天地间

南苗的战事在僵持了两个月后终于顺利结束,以伤亡和所得来看可算是大捷,军营里沉寂的气氛顿时欢快不少,临回皇城前还组织了一场庆功宴。
“啊……”
夙刚出营帐转身就被人撞了一下,他伸手扶稳了摇摇晃晃向后跌的小战士:“小易。”
叫小易的年轻战士在惊呼过后站稳了,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夙大哥。”
夙点点头,有些疑惑地看着他手上抱着的破布:“这是?”
小战士立即垂头丧气地苦了脸:“是我的衣服了,不小心撕破了,我试着补了一下,结果……”小战士大大地叹出一口气。
夙愣了一下,费了一点时间才从那一团破布中看出一点衣服的影子,他看着小战士苦兮兮的脸,伸出手:“给我吧。”
等夙把那一团破布重新整合成衣服的样子,酒宴...

【侯枫】求助,我觉得男神最近似乎有点奇怪(7)

437L
???????
438L
!!!!!!!!!!!!!!!!!!!!!!!!!
439L
天啊
440L
万万没想到
441L卧槽
还有这种操作?!
442L啥毁
这这这……这是什么走向?
443Lemmm……
这个贵乱的箭头真的是扑朔迷离唉
444L
简直让人料想不到
445L
所以现在是湘灵→枫岫主人→凯旋侯→湘灵了吗
446L
不不不,还没证实枫岫主人→凯旋侯是成立的
447L
有没有人来梳理一下啊,我好懵逼
448L
躲开躲开!让我……楼下来
449L
。。。
450L
现在已知:伽陵→寒烟翠,南风不竞and寒烟翠and凯旋侯→湘灵,湘灵→枫岫主人
451L
未知:枫岫主人→?
452L
所……所以,这是一道填空题?
453L
让我来把它变成...

【侯枫】求助,我觉得男神最近似乎有点奇怪(6)

350L==
就是,不要老是自己加戏
351L==
woc你们欺骗别人感情还有理了?
352L==
那又怎么样,还不是他自己蠢
353L==
ls,过分了
354L==
352楼我cnm
355L==
352楼请原地爆炸好吗
356L==
352楼说得没错,是那个枫岫主人自己相信了我们侯,不也是他自己太愚蠢了吗
357L==
那你们侯就这么对待他的信任?
358L==
你们TM是不是都没有感情的,反正我以后不会和火宅佛狱的人交朋友了
359L==
呵,火宅佛狱的人情
360L==
喂喂,不要上升到地域攻击
361L==
难道你们不是国家高于一切,为了任务谁都可以抛弃吗,不管是相交多年的好友还是耳鬓厮磨的恋人
362L==
我不是,我没有
363L...

【侯枫】求助,我觉得男神最近似乎有点奇怪 (5)

带漠御,羽慕,双邪,和一点剑龙

255L==
!!!!
256L==
253楼什么情况?
257L==
还在爬楼吧
258L==
……枫(是我想的那个枫吗)
259L==
ls!你跟我想的是一个枫吗!
260L==
!!!枫树!枫!!
261L==
word天呐!
262L==
啊?什么情况?枫怎么了吗?你们怎么那么激动?
263L==
ls你怎么还不开窍啊
264L==
lss你缺乏一双发现奸情的眼睛!(邓布利多摇头.jpg)
265L==
262楼你想一下那个四魌界的汤姆苏叫什么
266L==
枫……岫主人!!
Σ( ° △ °|||)︴
267L==
∑( ̄□ ̄;)他们两个不是恨不得对方死吗?!
268L==
不啊,听说他们...

【双邪】成双 (喵化)

520就是要秀恩爱啊 (。•ω•。)ノ♡
1.
剑邪是一只白色的小奶猫。
它从睁开眼睛开始就没人照顾,小奶猫自己舔舔草尖上的露水,再把草叶嚼吧嚼吧咽下去,不知怎么的就活了下来,混混沌沌地活到了今天。
其实它可能出生了也没几周,叫声还有点细细软软的,牙齿都没长齐,但是力气却出奇的大,有别的流浪猫狗看他小小弱弱要来欺负它,能被它一爪一个按着头拍地上,末了还睁着一双茫然又无辜的蓝眼睛,疑惑地喵一声,意思是为何动杀,声音还是细细软软的。
躺在小猫爪下的野猫野狗瑟瑟发抖。

于是剑邪的名号就这么叫出来了。

2.
剑邪是一只特立独行的猫,这只猫它、它不吃肉!它吃青菜叶子!!当然给它白菜叶子,包菜叶子,菠菜叶子,甚至...

【侯枫】求助,我觉得男神最近似乎有点奇怪(4)

217L==
2333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还挺好吃的
218L==
215楼那个罗喉和天蚩极业是什么邪教了,天都爱将和天都小公主要闹了
219L==
哈哈哈我看过罗喉和刀无极的拉郎
220L==
哦哦,这个我知道,枫岫主人还亲手推过,可惜be了
221L在寒光一舍泡茶
他还推过刀无心和君曼睩呢,也be了
222L在寒光一舍种树
我记得还有御不凡和漠刀绝尘……
223L==
妈呀,这个人怎么推一对be一对啊
224L==
忍不住想@六丑废人(此号以废)
225L==
说起来,我们歪楼很久了吧(楼主怎么还不回来)
226L==
啊!对哦!
227L==
咦?正楼君这次居然没发声???
@正楼的
228L搞事搞事
他睡了
229L==
???
230L=...

【侯枫】求助,我觉得男神最近似乎有点奇怪 (3)

大部分翠湘,加一些清奇的邪教拉郎
——————————

152L==
????
153L==
寒……寒烟翠??(150哥你莫要驴我)
154L==
为……为什么(150哥你这个脑洞很大啊)
155L==
呃……寒烟翠是谁?
156L==
ls,她是我女神,我们火宅佛狱的公主,炒鸡好看,也是颜值排得进前三的大美人(ㆆ﹃ㆆ  )
157L==
那……男貌女貌的,又是同一个地方,还一个侯一个公主的,不是挺般配的吗?
158L==
……………………楼下你来说
159L==
寒烟翠喜欢湘灵
160L一个翠湘党
ls,是爱,爱!
翠加加默默爱湘灵爱了很久了
161L==
她们还是青梅青梅呢,从还是两个小萝莉的时候就在一起了
162L==...

脑洞

如果寂寞侯有鲛人血脉,每年就会有那么几天会变成鲛人,长出鱼尾巴和耳鳍,尾巴就是那种白色的,但是从尾巴尖开始往上晕着深深浅浅的墨色,看起来像是一幅写意的墨色山水,耳鳍和侧面贴着脸的鳞片是由白到灰的渐变。摸尾巴的话会比人类的时候敏感,但是鳞片就是凉凉滑滑的很好摸,爱不释手!受到刺激的时候尾鳍会不自觉卷起来,受不了哭出来的时候眼泪会变成珍珠。适合开车。

【侯枫】求助,我觉得男神最近似乎有点奇怪 (2)

57L搞事搞事
哇哦,听起来像个爱情故事
58L==
墨镜已经准备好了
59L==
狗粮准备就绪
60L==
火把就位
61L==
给ls递烧烤架(乖巧.jpg
62L==
lss孜然要伐(无辜.jpg
63L==
我拉回去看了看……
天哪,二哥简直神预言!!!
64L==
卧槽!还真是!
65L==

66L==
天辣,这是个终结在二楼的楼!
67L ==
服气!
68L==
无意中点进来,感觉楼主的描述有点眼熟啊
69L==
楼主怎么还不出现(催更
70L==
lz你去哪了,吊在这里太不友好了ರ_ರ ...
71L==
什么情况,我瓜都准备好了
72L==
68哥貌似是知情人士
73L我是68楼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感觉楼主男神也是我男神啊,当然我国一大半...

【侯枫】求助,我觉得男神最近似乎有点奇怪(1)

1L楼主
如题。lz男神之前被外派执行任务不久前刚回来,但是自从他回来以后,lz就发现男神的行为有时候会有点奇怪。
2L不是故意
恋爱了吧。
3L专业抢沙发
沙发
4L沙发我的
sf
5L专业抢沙发
……
6L沙发我的
……
7L看热闹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韩红会画画后悔画韩寒
8L不嫌事大
哟~分掌我们论坛半壁沙发的两个沙发君今日集体惜败啊~
9L搞事搞事
yooooooooo~
半夜三更故意抢占首座,开口便言及男神的爱恋,两位承包半壁江山的沙发君集体沉默,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敬请收看今天的看热闹不嫌事大就是搞事咿呀~
我们的口号是什么?
只要作不死,就——
10L正楼的
咳。
11L搞事搞事
…………………………
lz...

生贺(素素和续缘亲情向)

素续缘轻轻推开房间的门。
初阳融暖,春风煦和,素还真坐在窗边,单手支了额,安静地睡着,翻开的书卷落在他身侧,阳光爬上他未着鞋袜的脚背,把他那一张藏起了岁月沧桑的脸打得柔软温和,他的长发披散开来,在微风中扬起,浅浅的,漾开几个弧。
他身后的窗外正临着后院那一片湖,水平如镜,碧波澈澈,使得倒映下来的天光云影也添了几分绿意,水面上撑着稀疏几瓣莲叶,就缀在绿璧的湖间,青嫩得令人喜爱,亦圆满得使人歆羡。
素续缘垂了垂眸,随后又摇一摇头,轻手轻脚地走过去。
墙边的架子上挂着素还真的外袍,素续缘轻声取了来,动作轻柔地给素还真盖上。
但是素还真还是醒了。
眼睛里的迷茫退去,素还真愣愣地看着眼前之人,竟有些一时不知该如何是...

【侯枫】兴之所至

雷且ooc,肉也不香
撕毁驾照,怀疑人生
写下来的动机如题
“铛——”
幽微的黑暗中,牢门被开启的细微声响格外清晰。
枫岫费力地抬起头。
眼前理所当然地只有一片黑暗。
来人缓缓踏近牢房之中,却只是静静站着,并不出声。
枫岫从这无言的沉默中觉出了来人的身份:
“拂……”他突然顿了一下,然后带着些微嘲讽地哑声道,“凯旋侯。”
来人的呼吸似乎有一瞬间的顿错,下一秒,枫岫便感觉到自己的下颚被一只冰凉的手托起了,来人盯着他的脸看了一会儿,拖着声音意味不明地冷冷唤了一声:“枫、岫……”那一点冰凉顺着他的下巴蔓延开来,透肤彻骨,冷入心肺。
于是枫岫扯着嘴角笑了一声:“怎么,火宅佛狱的侯如此清闲,不去忙着你们的侵略大计,还有时间来...

触碰(7) 所谓目害

诈尸

“阿琛,你来了。”
“阿琛,你今天穿的这件衣服以前没见过呢,新设计的吗,很适合你哦,很好看。”
“阿琛,我昨天晚上给你发信息,你为什么不回,我卡着你睡觉之前发的呢。”
“阿琛……”
“阿琛……”
“言先生,请你闭嘴,我与你并没有这么熟。”叶琛打开收纳盒,开始给言楚非化底妆。
“是吗……”言楚非黯然垂眸,“我还以为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呢……”
叶琛正给他涂着隔离,闻言手下不禁更用力了几分,冷道:“你少装。”
“还有,言先生,我并不认为我们有熟识到可以叫昵称的程度。”叶琛抿着唇。
“好好好,叶先生,叶sir,叶大设计师,那么,我这里有一份 朋友的空职,请问您愿不愿意担任呢?”言楚非弯起眼眸,目光灼灼地看着他,眸...

【羽慕】苦糖

“羽仔,你怎么老是拉这首曲子呀,老人家听了这么多年都要听会了,换个喜庆一点的曲子嘛。”

“羽仔羽仔,来教我拉二胡呀。”

“笑一下嘛,羽仔。”

“唉,羽仔我跟你讲,阿九那孩子今天又把饭烧糊了,哎呀呀……”

“羽仔,你看我一眼啊。”

“羽仔羽仔,要不要吃苦糖?”

“哎呀呀羽仔,你怎么又受伤了?”

“羽仔。”
“要好好吃饭哦。”
“也要好好睡觉。”
“能找个漂亮的女孩子在一起就最好了。”
“慕少艾。”
“是。”
“你别走。”
“你别走……”

【漠御】糖

吞刀子之前先奶自己一口

漠刀绝尘初到仙山的时候御不凡一家正坐在院子里吃午饭,“咻”地一道白光过后,晕晕乎乎的漠刀绝尘出现在了他们家餐桌旁,和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的御不凡隔空相望,对脸懵逼。

“秋风,说过多少次了,女孩子家不要老是跷二郎腿。”
“放到凳子上也不行!”
“还有,你是不是又把大哥昨天给你买的裙子扔了,嘤嘤,我们秋风是不是嫌弃大哥了……”
“等等,放过那只鸡腿,你前天才跟我说过要减肥!”
“唉,像我这么文雅的人,怎么会有你这么……”
“嗯?”
“单纯可爱坦率直爽的妹妹啊。”
漠刀绝尘初时只能听到那人熟悉的话音,或生气,或埋怨,或委屈,虽都是刻意假装还夸大的语气,却含着一样的温柔。
仿佛有暖流从他心底慢...

【樱枫】突然脑洞

凯旋侯从背后捂住枫岫的眼睛,道:“猜猜我是谁。”
枫岫心里知道他是凯旋侯,但还是回答他:“拂樱。”
有没有太太来画这个脑洞啊_(:з」∠)_

【樱枫】春日游,杏花吹满头

“咳咳咳……”
枫岫以扇掩口,拂袖扫落桌案上积着的几瓣樱红,游移的视线停落到那一方绯色的信笺上:
枫岫好友,久日不见,甚是想念,溪谷繁樱,愿共赏否?
久日不见,甚是想念……
枫岫微微垂了眸,羽扇掩住半边面颊,皱起的眉心倒是稍稍舒展开了,渐渐成了个含笑的模样。
他刚想书言回复,院前那一株红枫忽地“哗啦啦”一摇,指掌般的红叶落了下来,绕着树身“簌簌”地旋转,不一会儿便飘出满地绯色落樱来。
“哎呀……”枫岫掩着口,半真半假地感叹了一下,眼底泛上些笑意。
“如何?”自树后步出的粉色身影正是方才还在他心中之人,此时抬眼看他,微微挑了眉。
“即是好友邀约,枫岫岂有不允之理。”枫岫看着他一步步走近,弯眸笑起来,羽扇轻轻摇着...

你们有没有……就是……一刀万杀x一剑万生的同人文啊,跪求_(:з」∠)_

触碰(6)

偷偷过来撒把土,_(:з」∠)_
第六章所谓波折
“段承轩儿,”散人叼着吸管朝他晃了晃手上的另一杯奶茶,“喝吗?”
埋首文件堆的段总裁抬头看了他一眼,紧蹙的眉心稍稍展了展,然后点了点头。
散人绕过去把那杯奶茶放到他手边,一边问:“今天晚上吃什么?张阿姨给我说她们那边路还没修好,今天可能也赶不回来了。”
“昨天的炖肉不错。”
“成,那待会儿下班了顺便去买个菜,家里的糖好像也快用完了……”他一转头,无意间便瞥见了段承轩的电脑屏幕——
苏橙。
他突然间一愣,笑容僵在脸上,心里沉闷地顿了一下,接下来的话都堵在喉咙里,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嗯?”段承轩奇怪于他突然的沉默,不禁伸手在他眼前晃了一下,“怎么了?”
散人转开视...

© 夏虫履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