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枫】兴之所至

雷且ooc,肉也不香
撕毁驾照,怀疑人生
写下来的动机如题
“铛——”
幽微的黑暗中,牢门被开启的细微声响格外清晰。
枫岫费力地抬起头。
眼前理所当然地只有一片黑暗。
来人缓缓踏近牢房之中,却只是静静站着,并不出声。
枫岫从这无言的沉默中觉出了来人的身份:
“拂……”他突然顿了一下,然后带着些微嘲讽地哑声道,“凯旋侯。”
来人的呼吸似乎有一瞬间的顿错,下一秒,枫岫便感觉到自己的下颚被一只冰凉的手托起了,来人盯着他的脸看了一会儿,拖着声音意味不明地冷冷唤了一声:“枫、岫……”那一点冰凉顺着他的下巴蔓延开来,透肤彻骨,冷入心肺。
于是枫岫扯着嘴角笑了一声:“怎么,火宅佛狱的侯如此清闲,不去忙着你们的侵略大计,还有时间来...

触碰(7) 所谓目害

诈尸

“阿琛,你来了。”
“阿琛,你今天穿的这件衣服以前没见过呢,新设计的吗,很适合你哦,很好看。”
“阿琛,我昨天晚上给你发信息,你为什么不回,我卡着你睡觉之前发的呢。”
“阿琛……”
“阿琛……”
“言先生,请你闭嘴,我与你并没有这么熟。”叶琛打开收纳盒,开始给言楚非化底妆。
“是吗……”言楚非黯然垂眸,“我还以为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呢……”
叶琛正给他涂着隔离,闻言手下不禁更用力了几分,冷道:“你少装。”
“还有,言先生,我并不认为我们有熟识到可以叫昵称的程度。”叶琛抿着唇。
“好好好,叶先生,叶sir,叶大设计师,那么,我这里有一份 朋友的空职,请问您愿不愿意担任呢?”言楚非弯起眼眸,目光灼灼地看着他,眸...

【羽慕】苦糖

“羽仔,你怎么老是拉这首曲子呀,老人家听了这么多年都要听会了,换个喜庆一点的曲子嘛。”

“羽仔羽仔,来教我拉二胡呀。”

“笑一下嘛,羽仔。”

“唉,羽仔我跟你讲,阿九那孩子今天又把饭烧糊了,哎呀呀……”

“羽仔,你看我一眼啊。”

“羽仔羽仔,要不要吃苦糖?”

“哎呀呀羽仔,你怎么又受伤了?”

“羽仔。”
“要好好吃饭哦。”
“也要好好睡觉。”
“能找个漂亮的女孩子在一起就最好了。”
“慕少艾。”
“是。”
“你别走。”
“你别走……”

【漠御】糖

吞刀子之前先奶自己一口

漠刀绝尘初到仙山的时候御不凡一家正坐在院子里吃午饭,“咻”地一道白光过后,晕晕乎乎的漠刀绝尘出现在了他们家餐桌旁,和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的御不凡隔空相望,对脸懵逼。

“秋风,说过多少次了,女孩子家不要老是跷二郎腿。”
“放到凳子上也不行!”
“还有,你是不是又把大哥昨天给你买的裙子扔了,嘤嘤,我们秋风是不是嫌弃大哥了……”
“等等,放过那只鸡腿,你前天才跟我说过要减肥!”
“唉,像我这么文雅的人,怎么会有你这么……”
“嗯?”
“单纯可爱坦率直爽的妹妹啊。”
漠刀绝尘初时只能听到那人熟悉的话音,或生气,或埋怨,或委屈,虽都是刻意假装还夸大的语气,却含着一样的温柔。
仿佛有暖流从他心底慢...

【樱枫】突然脑洞

凯旋侯从背后捂住枫岫的眼睛,道:“猜猜我是谁。”
枫岫心里知道他是凯旋侯,但还是回答他:“拂樱。”
有没有太太来画这个脑洞啊_(:з」∠)_

【樱枫】春日游,杏花吹满头

“咳咳咳……”
枫岫以扇掩口,拂袖扫落桌案上积着的几瓣樱红,游移的视线停落到那一方绯色的信笺上:
枫岫好友,久日不见,甚是想念,溪谷繁樱,愿共赏否?
久日不见,甚是想念……
枫岫微微垂了眸,羽扇掩住半边面颊,皱起的眉心倒是稍稍舒展开了,渐渐成了个含笑的模样。
他刚想书言回复,院前那一株红枫忽地“哗啦啦”一摇,指掌般的红叶落了下来,绕着树身“簌簌”地旋转,不一会儿便飘出满地绯色落樱来。
“哎呀……”枫岫掩着口,半真半假地感叹了一下,眼底泛上些笑意。
“如何?”自树后步出的粉色身影正是方才还在他心中之人,此时抬眼看他,微微挑了眉。
“即是好友邀约,枫岫岂有不允之理。”枫岫看着他一步步走近,弯眸笑起来,羽扇轻轻摇着...

你们有没有……就是……一刀万杀x一剑万生的同人文啊,跪求_(:з」∠)_

触碰(6)

偷偷过来撒把土,_(:з」∠)_
第六章所谓波折
“段承轩儿,”散人叼着吸管朝他晃了晃手上的另一杯奶茶,“喝吗?”
埋首文件堆的段总裁抬头看了他一眼,紧蹙的眉心稍稍展了展,然后点了点头。
散人绕过去把那杯奶茶放到他手边,一边问:“今天晚上吃什么?张阿姨给我说她们那边路还没修好,今天可能也赶不回来了。”
“昨天的炖肉不错。”
“成,那待会儿下班了顺便去买个菜,家里的糖好像也快用完了……”他一转头,无意间便瞥见了段承轩的电脑屏幕——
苏橙。
他突然间一愣,笑容僵在脸上,心里沉闷地顿了一下,接下来的话都堵在喉咙里,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嗯?”段承轩奇怪于他突然的沉默,不禁伸手在他眼前晃了一下,“怎么了?”
散人转开视...

【双邪】团子 (变小梗)

封爸生辰快乐⸜( ´ ꒳ ` )⸝♡︎,急急赶出一篇
——————————————

“剑雪……”
“剑雪……”
“剑雪……”
“嗯?”剑雪无名疑惑地睁开眼睛,湛蓝的眼眸中带一丝迷蒙,墨绿色与浅绿色夹杂的头毛毛茸茸软趴趴地耷在他头上,他微微动了动耳尖。
“剑雪……”
“一剑……封禅?”那确乎是一剑封禅的声音只是更细嫩些,轻轻软软的,像春风拂过时微微颤动的新生草叶。
“这里!这里!”
“嗯?”剑雪顺着这个细细小小的声音看过去,然后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棕色的团子趴在墨绿色的被面上,小小的手掌把扯着绿绸的被面,细细短短的腿奋力蹬着,努力向上攀爬。
好不容易爬到剑雪肚子上,他两只手叉了腰,“呼哧呼哧”地喘着气...

【双邪】与子偕老(生贺)

“唔……一剑封禅,发生何事?”
剑雪无名今晨被一剑封禅唤醒的时候有一瞬间的恍惚,往日里总是他比一剑封禅起得更早些,待他对着院子里养着的那一朵静莲念完一遍佛经再回转时,便能看到一剑封禅梳洗完随意束了马尾从房间里走出来,拐去厨房准备膳食。通常他会自然而然跟过去打打下手,偶尔他起得过早了些,就会被一剑封禅赶出来让他回去再睡一觉。
他醒得早通常也只有一个原因:梦魇。
他极少做梦,更极少做噩梦,然而所有的噩梦其实都与他眼前这个人有关,如当年的圆教村,如一剑封禅被夜重生所抓后受到的折磨,如在雨里他刺入一剑封禅体内的那一剑,又如,没有一剑封禅的世界里孤独的剑邪。
他没有对一剑封禅说过他的梦境,一剑封禅推他回去,他也...

发现触碰这篇文最近时不时被鞭尸,忍不住心虚了起来,要不回来填个坑?_(:з」∠)_

樱枫/侯枫记梗

吸血鬼paro
吸血亲王拂樱x曾是神职人员的枫岫
拂樱受伤被(知名作家)枫岫所救,同居,带一只会说话能化形的兔精小免,日常枫岫负责赚(忽)钱(悠)养(写)家(文),小免负责跟枫岫卖萌撒娇嫌弃拂樱,拂樱给他俩做饭。
枫岫和拂樱彼此试探身份。
经过这样那样的事后,枫岫被抓,弄瞎了双眼,囚禁起来。
凯旋侯来看他,在看到枫岫糟糕的身体状况时初拥了他。
最后坚持同人不写虐的原则努力圆一个甜哒哒结局。

【樱枫】秋暖(就开个车)

我终于忍不住对柚子下手了。
在龙战里get了枫岫的墙王属性。
无意间的窒息play。
图片和文字都不行,我没招了_(:з」∠)_,走微博吧,ID和lof上一样。
——————————————————————————
立秋初过,亭外的几株枫树都轰轰烈烈的红着,或许红得过于热烈了些,简直像是一簇簇焚着自己血肉的燃焰。不过寒光一舍的枫叶,一年里有三百六十日都红得炽盛,剩下那四五日,是因着时序之乱,开出袅袅依依如霞似云的绯色繁樱来。
近日里秋阳甚好,带着夏末尚未完全褪尽的暑气,和和暖暖地洒落下来,给树上的红枫镀上一层细细的金边。
枫岫在这暖融融的天气里显得愈发惫懒,早早便拖了摇椅到这院中,要偷享这一日的清闲。日头晒...

燃朱(一)

我要不要打个红叶预警啊?但不是三角,偏友情向
1.还愿茨木,许愿酒吞、青行、大天狗。
2.阴阳师结合日本神话传说的设定
(据说茨木是酒吞的养子´_>`)
————————————————————————————
红枫林里的枫叶红得比往年早些,夏末的暑气尚未全过,便已早早地描了红妆,满片艳烈的红,只剩叶心里那一点青碧,像是执着的在守着什么。
酒吞童子一路行来时随手从树上捋了一片枫叶,放在手心里漫不经心地揉捏,他靠着一棵枫树坐下了,摊开的手心因为枫叶流出的汁液而染上一点点斑驳的红。
他随手将那叶片弃了,残破的叶片落地时被风吹得滚了一滚,他竟能从那一丝微风中感到点凉意。
究竟秋时将至。
“嗒!”
“嗒...

【六寂】沉稻

有时候寂寞侯也会想,他和六祸苍龙到底是什么关系。
说是祸皇与军师似乎已经足够,六祸苍龙曾经给予他足够的信任,巨大的权利与至高的地位,而他,亦为他一步步铺就了成皇之路,从深沼中把他拉起了,再亲手把他送上至高之位。
良臣贤皇,大抵如此。
但其实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可以说得再亲密一点,说是世间最亲密的一种关系其实也不为过。
他们同桌而谈,同塌而眠,同饮一杯酒,亦做着同样一场梦,不,或许这场过于宏大亦过于虚幻的美梦不是同样的,只是起初的相似容易让人错认,但他不在乎,文武冠冕寂寞侯,他当对自己有这个自信。
六祸苍龙第一次拥住他的时候,其实他可以拒绝,但他没有,他接受了他的放纵,即连他自己也不明缘由。
只不过到最终亲密的...

【茨酒】燃朱(序)

1.还愿茨木,许愿酒吞、青行、大天狗。
2.阴阳师结合日本神话传说的设定
(据说茨木是酒吞的养子´_>`)
3.明明想写个短篇还愿的,结果好像要折腾成中篇了_(:з」∠)_

xxx年八月六日
红枫林的枫叶红透了,红叶还是没有回来。

xxx年八月七日
酒葫芦今天跟我闹了脾气,一天都没有喝到酒。
茨木童子又来找我了,我把自己藏了起来。
我不想见他。
烦人的小鬼……
啧。

xxx年八月八日
昨夜做了梦。
真稀奇,妖鬼竟然也会做梦。
……大抵是昨日里茨木来过的缘故。

xxx年八月九日
梦的记忆开始消退,难得的梦境,我想了想,还是把它记录下来。
梦中的场景我已经记不太清了,依稀记得是大江山领地里的一片湖。...

【蝶月】单纯发糖

“不行!我不准!”
“阿月仔,我们为什么要和谈无欲那个盗版书作家一起跨年啦,我们两个人一起不就好了吗,你的眼里只要看着你又帅气又强大的husband就够了,其他人都是苍蝇,讨厌的苍蝇。”
“阿月仔,你看你的夫君是如此的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举世无双blabla……哎呀,你简直一刻也不想离开他,完全看不到外面那些好奸诈好流氓好坑队友的妖艳贱货你说是不是啊阿月仔?”
“阿月仔~”
“阿月仔~”
“阿月仔~”
“麦吵!”
“……哦。”
“麦媳妇脸。”
蝴蝶君:嘿呀,好委屈哦。

“我问你,你到底要不要去?”
“我不去!不去!哼!”
“那正好,你在此好好顾家,我与好友许久未见,正适合二人促膝而谈。”
“你!公孙月!你你你…...

啊啊啊,更文攒人品这个玄学真的有用!

6张符4张sr,1张茨木,脱非入欧,开心到炸!
茨木宝宝你等着,我马上开写茨酒!

【雪禅】告白

1.大概是封爸被剑雪藏进笼子里的时候发生的事。
2.如果ooc,都是我的锅。
3.粮辣————么少!雪禅那么萌为虾米都没有人,心痛。

 
剑雪无名:“一剑封禅。”
剑雪无名:“一剑封禅。”
“哼!”一剑封禅从鼻子里哼出一口气,并且偏过了头不去看他。
“一剑封禅。”
“一剑……”
一剑封禅把头转回来,瞪着大有“他不理他,就能把这四个字叫到地老天荒”的架势的友人:“叫叫叫,就知道叫,有什么事就说出来啊,我一双耳朵在这里,难道还能不听吗?”
“……”
“现在又是安怎,怎么突然又不讲话了?”
“一剑封禅。”绿衣的小朋友一脸认真地看着他,坦然又真诚,“我喜欢你。”
“好了好了,知了知了,你……你讲什么?”
“我喜欢...

桔梗(花吐梗)

桔梗(花吐梗)
散人关掉电脑,坐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他觉得喉咙有些痒,于是他清了清喉咙,细微如羽毛轻搔的痒感并没有消失,他去厨房倒了杯水,打算借温水来缓解一下,并考虑着感染流感病毒的可能性。
然而在他将要喝下水的瞬间,他突然不可抑制地咳嗽了起来,随着剧烈的咳嗽声,一片淡紫色的花瓣轻飘飘地从空中落到了地上。
散人惊愕地看着那枚花瓣,仿佛世界观受到了冲击,他确信这枚花瓣是从他的喉咙里飘出来的。
从、他的喉咙里、飘出了花瓣!!!!!!!
从小在唯物主义熏陶下长大的孩子此时怀疑人生都不为过。
散人盯着那小小的一枚花瓣,觉得自己找不到正确的表情面对新世界。
难得中二时期的幻想其实是真的?他是命定的即将大魔王的勇者,还...

© 夏虫履冰 | Powered by LOFTER